知乎豆瓣
认证用户
09-26 05:03
征男友 91年,水瓶座,大三实习去过昆大丽,此外没出过川渝,可我很早就有一颗流浪的心,高中同学还说我像吉普赛人,我可能是学校里第一个穿破洞牛仔裤的,原因很简单,因为坏了,破洞还越来越大,直到我一脚踩到小河沟淤泥里,它就变成中裤了。工作近5年我才辞职去“流浪”,当时旅行、中薪已经不能支撑我把没什么成就感的工作做下去了(我想为国为民,甲方几乎都只想拿补贴),小伙伴也一个个先离开了,我终于决定要离开重庆,重庆气候太糟糕了,人太多,拥挤又吵闹。 2018年3月离职,到2020年疫情初这近两年算是我的高光时刻吧,看朋友圈可能会觉得我一直在到处游玩,但其实我是玩、回家、工作交替进行的。最偏去了江西某个村(看到推文联系了民宿老板就去了,他在做村文化建设,我好羡慕这样有目标的人啊),最野去学了冲浪(不太行,还剩一节课都没上,开心的是学会了路冲),最长是在大理两个月的义工旅行,最累是从大理回重庆(经束河、白沙、永胜、程海、攀枝花、瓦屋山,我会把往目的地途中想去的地方都纳入考虑,选取最优),然后就去了台湾(一个背包15天跨过四季 ,全程公共交通)。之后回家、工作、三跨考研,在疫情防控中等来了初试第一的消息,5月复试被刷,调剂到备选学校。现在我都读不下去了,没想到疫情防控还在继续。刚离开重庆那段时间是最快乐的,我有充分的自由、有很多想去尝试的、有很多选择,例如新西兰的working holiday,旅游探路,教育,现在我就在家偶尔兼职,想往自由职业更努力一点,但是没有动力。年初回家后就没去学校了,幸运地躲过了上海那一段,我读不下去的原因是投入与回报不成比例(我本科985,研究生学校有双一流学科,但不是我想学的就没选),就跟我辞职的原因差不多,我需要忍受无意义,需要放弃一些原则,说不定还需要拍马屁,然后为自己增加一个筹码。我不愿意,我可以说我活到现在最大的成就就是没被世界改变。 以往我更多是在探索自我,没怎么考虑婚恋。这次在家算是一个契机,我和几个侄女得以相处这么久,街上的小朋友也都叫我二姨,她们几乎都是留守儿童,奶奶们经常会大声责骂、强加管束,看得我更想去从事乡村教育了,于是我报名了西部计划、美丽中国,不过都没中,也不知是好是坏,反正我一直都担心会不会受不了学校的形式主义。我其实一直都挺孩子王的,因为我会和他们玩游戏,但我以前不喜欢小孩,太烦人了。现在我更有耐心了,我们玩成语接龙,做昆虫标本,散步,逛街,带她们认识世界时我也体会到快乐,我想或许我也可以成为母亲。我这一路都算顺其自然,跟随自己的意愿,可能比别人晚一些,但说不定我的端粒长一些。现在有了找男朋友的想法,但还是要遵循顺其自然的大原则,即找不到就算了。要求如下: 不抽烟(我对烟味十分敏感,闻到会想吐); 有健康的爱好(我爱大自然,爱徒步、骑行、种植、电影、唱歌、滑板)和三观(众生平等); 我希望孩子在能经常接触自然的地方自由成长; 以后还是想待在西南地区(不一定,我的英语、粤语也还行,还想学西班牙语,但我超爱捡蘑菇),不过重庆已经早被排除了,尤其是今年持久40度以上的高温,我觉得就不是人待的地方。气候变化是定居要考虑的一个大因素; 有得聊; 某一方面比我厉害(比如字写得好,乐器玩得好,做手工艺……); 我净身高166,平时看着170,如果你比我矮,你要打心底不介意,但矮多了我可能会介意哈哈哈
版权所有© 2021 皖ICP备15009075号-4